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
当前位置:主页 > 历史咨询 > 正文阅读

宋朝魏夫人的一首《好事近》,不堪西望去程赊,离肠万

发表日期:2020-08-10 07:48  作者:admin  浏览:

雨后晓寒轻,花外早莺啼歇。愁听隔溪残漏,正一声凄咽。不堪西望去程赊,离肠万回结。不似海棠阴下,按凉州时节。

这是魏夫人的一首怀人词。在初春的一个拂晓,女主人公从幽闺中醒来,想起了远在外地的亲人,不免愁死千般,离肠万转。

魏夫人,名玩,字玉汝,北宋女词人。魏夫人是曾布的妻子,魏泰的姐姐,被封为了鲁国夫人,襄阳(今湖北襄阳市)人。其生卒年不详,生平也不可考。

魏夫人,丈夫曾布参与王安石变法,后知枢密院事,为右仆射,魏氏以此封鲁国夫人。弟弟魏泰,著有《临汉隐居诗话》、《东轩笔录》。她的词多写离情别绪,就比如这首《好事近》。

起拍二句写景。在“几处早莺争暖树”的初春时节,夜雨过后,清晨的空气中仍然略带寒意,早起的黄莺儿在花间唱了几首迎接黎明的歌曲,大概有点儿疲倦了吧,现在也停止了歌唱。这两句,既点明时间节令,又描绘出一派清冷寂寞的气氛,为主人公布置了一个与情怀恰相契合的环境。以下写人。“愁听”反接“早莺啼歇”,说明思妇醒来很早,因为她已经听过了早莺的歌唱,也许她的愁肠曾和着淅淅沥沥的夜雨一起颤抖。天刚破晓,她就起身独坐,隔溪传来夜尽的更鼓声,更添无尽孤寂凄恻之感。辛弃疾《蝶恋花?送郑文英》:“莫向楼头听漏点,说与行人,陌陌情千万。”天已拂晓,该是行人踏上旅程时候。“正一声凄咽”与“愁听”相应,更鼓声染上了主人公的感情色彩,使他回想起和情人离别的情景,这就暗中为下片写怀远作了铺垫。

上片由景写人,下片进一步写内心活动。她和亲人的离别,也许正是在“坎坎城头鼓漏戏”的时刻。亲人西去,迢迢千里,分别时的留恋、泪眼相看的情景无不历历在目,直到如今,仍不堪回首,简直不敢注目西去路。然而,她毕竟又不由自主地?望亲人奔向他方的路。重笔渲染,已把别离之苦写到极致。结拍二句,追忆往日与亲人相处时的令人难忘的一个生活场景,以反衬今日读出的悲凉。

她想起与亲人团聚之日,两人曾坐在海棠花下,演奏《凉州曲》时,那时的心情和今天的相比起来,真是天壤之别啊!《凉州曲》,是唐代的边塞之乐,当时属于新声。白居易《秋夜听高调凉州》诗云:“楼上金风声渐紧,月中银字韵初调。促张弦柱吹高管,一曲《凉州》入?(jue)寥(liao)。”可见《凉州曲》的声情是比较悲凉的。不过,那是两人都幸福地沉浸在艺术境界之中,如今却是自己孤独地承受着现实的孤独的折磨,那么,个人心灵负担的沉重,真是难以估量了!

全词围绕“愁听残漏”展示思妇的内心世界,以“不堪”、“不似”分别领起抒情、叙事的语句,用笔直中有曲。“海棠阴下”遥应“花外早莺”外境之美相似,而心境迥乎不同;“按《凉州》巧接“西望去程赊”,曲调声情与辽远的西路相关,而“望”与“按”时的背景却划然而异。巧为绾合,耐人寻味。

Power by DedeCms